专访《荡寇风云》万茜:景甜是很单纯的小女孩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5-26 18:23

  演员万茜,不熟悉影视剧的人对这个名字或许并不熟悉,但一定对她出演过的各种角色印象深刻:《好先生》里知性温婉的女心理医生,《大唐荣耀》中英气勃发的女将军独孤靖瑶,今年年初她在《你好,疯子!》中一人分饰七角的的5分钟长镜头更是惊艳,而早期出演的电影《军中乐园》里的妮妮一角,让她一举拿下金马奖最佳女配奖。

  万茜接受凤凰网娱乐专访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小糊涂神) 演员万茜,不熟悉影视剧的人对这个名字或许并不熟悉,但一定对她出演过的各种角色印象深刻:《好先生》里知性温婉的女心理医生,《大唐荣耀》中英气勃发的女将军独孤靖瑶,今年年初她在《你好,疯子!》中一人分饰七角的的5分钟长镜头更是惊艳,而早期出演的电影《军中乐园》里的妮妮一角,让她一举拿下金马奖最佳女配奖。

  不过,金马奖的荣誉,对万茜来说更被看做过往的注脚,她更在意的是如何进入一个个角色,在表演中完成自我实现。而她在最新出演的电影《荡寇风云》,在自己的角色版图中又增加了一项--独自率众守城的将军夫人。这位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是抗倭名将戚继光的妻子,也是古代罕有的将自己丈夫休掉的传奇女性,曾经在倭寇来袭时,率领城中的平民穿上军服,以空城计吓退倭寇。电影将这一段故事加以改编,万茜也为此做了动作戏的训练,连拍了三个大夜完成这部分戏,但自称是"抖M"的万茜表示,打戏虽然辛苦,但有种很爽的愉悦感。

  尝试过这么多角色的万茜,说自己接过最难的角色就是《你好,疯子!》,但对于演员来说,表演如登山,攀越到越高的山峰,就会越嗨,自己渴望更有难度的戏,她也坦言,自己唯一演不了的就是小白兔,因为太不搭界了。

  谈角色:小作怡情,女人就一定要人宠

  凤凰网娱乐:戚夫人历史上是一个传奇女性,在拍这部片之前做过了解吗?

  万茜:有做功课,包括去查她的很多一些真正的事迹,因为是一个有名有姓的人,所以去查她的资料。 凤凰网娱乐:戚夫人有不少打斗的戏份,为动作戏做了哪些准备?

  万茜:进组之前都要训练,从最基础的怎么出拳、怎么出腿,反复不停地去练,练成一种机械性的动作,到后面开始练习各种器械,用不同的兵器,最后会固定到某一个兵器,我到剧中最后用的是刀。

  凤凰网娱乐:拍摄最难的戏是打戏吗?

  万茜:拍的最难的戏是打戏,守城的那场戏,拍了三天,三个大夜。但我们这场戏在剧中不算是辛苦的了,我拍完几场戏以后,回想了一下就觉得,其他人真的是太辛苦了,因为他们已经打了很多天很多天,我基本都已经算是轻松了,所以还蛮佩服他们的。

  打戏虽然辛苦,但它还是很爽,就拍起来虽然累,但它很愉悦。

  凤凰网娱乐:对打时会担心受伤吗?

  万茜:我不会怕自己会受伤,反而是他们是练家子,他们是动作上相对来说更加熟练的,跟我们这种经验没有那么丰富的人在一起,害怕的应该是他们,怕被我们伤到。他们会很控制,就这一刀、这一掌、这一拳在那儿,都是很精准的。我不会害怕会受伤,而且武行兄弟都蛮照顾我们的,会很照顾女生,很保护。凤凰网娱乐:之前和很多实力男演员合作过,这次和赵文卓对戏感觉如何?

  万茜:卓哥他是一个武打明星,但同时他又很儒雅,我还蛮喜欢跟他聊天的,很有意思,他也会经常运来各种好吃的东西,请我们去吃。他从青海运过来的羊肉还蛮香的。卓哥这个人真的是很讨人喜欢。 凤凰网娱乐:电影里戚将军非常宠爱妻子,所以戚夫人会使小性子,生活里你觉得自己会像她一样吗?

  万茜:小作怡情,我觉得这是女生的权利,你如果随便作一作对方都不能接受的话,我只能说这个男的也不太能够宠你,我觉得应该要有。我为什么一定要做一个很乖的宝宝,乖女人,我什么都顺着你,为什么?女人就一定要人宠。

  谈表演:有如登山,攀越到越高的山峰越嗨

  凤凰网娱乐:之前在《你好,疯子》里面一人分饰七角飚戏,为什么会想演这种非常挑战自己的戏?

  万茜:因为我想虐一下自己,就演的很爽嘛,这种戏,对于演员来说那是一个很嗨的事情。

  凤凰网娱乐:演的过程会很痛苦吗?

  万茜:不能说是很痛苦,它有难度,所以你当在攀越,那你是一个登山的人,你攀越到越高的山峰,你就会越嗨,就是一样的道理,我是个演员,我当然希望演更好,或者更有难度,或者更有挑战的戏。

  凤凰网娱乐:目前觉得自己最有挑战的角色是哪一个?

  万茜:最难的应该还是《你好,疯子!》。

  凤凰网娱乐:秦海璐老师说演员有的人凭本能去表演,有的人是技术型的演员,你觉得自己是哪一种?

  万茜:我觉得这个东西不能那么绝对,凡事不能那么绝对,就好像你说一个事情到底是,完全依照你的感性或者完全依照你的理性去走,一定不是的,这种东西都是夹杂的,只不过看你更擅长于哪个,或者你会把哪个东西的比例调得更多一些。我们在演一些很需要调动到自己情绪,或者一些激情,或者一些过去好或者不好的那些记忆的时候,他势必会有感情的东西存在,但是你能不能迅速地抽离出来,这个也是我对于我现在所从事的这个职业的态度。我当然希望我的生活跟我的工作它是能够分得很开的,我刚从戏里面出来,我可能出来得越快,我可能会更快地进入到我下一个戏的状态,自然也会有抽离的时候,相对来说会比较难的,但一定也是要出来的。因为你如果完全活在戏里面,那就是个不可取的一个,我觉得不是那么好。我们是在塑造角色,而不是被角色所绑架。 凤凰网娱乐:演过这么多不同类型的角色,有没有觉得自己擅长或者不擅长的戏路?

  万茜:反正我演不了小白兔,就离我太远了,我不搭界。

  万茜:演话剧更过瘾能充电,一直演影视剧会是种消耗

  凤凰网娱乐:你以前说演话剧比电影还要过瘾很多,最近会想再去过话剧瘾吗?

  万茜:会,需要更多的时间的调控吧,我也打算后面准备先休息吧,因为我已经连轴转了两年多了,一直也没有休息,所以我想先休息,休息完了再看后面是不是拍电影,或者电视剧,或者去演舞台剧,都可以,但是我还蛮想回舞台的。

  凤凰网娱乐:你很迷恋舞台吗?

  万茜:我觉得你问任何一个话剧演员,都一定是这样的,都是迷恋舞台的,觉得舞台是极其有魅力的,因为它们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个让我身心可以休息的地方,同时它也是个充电的地方。我在外面,如果一直这样开工的话,是一种消耗,不一样。

  凤凰网娱乐:所以演电影电视对你来说,会比较掏空吗?

  万茜:会有。因为媒介不一样,它是在现场通过观众直观来感受,我们不会像一个屏幕一样,可以把那些细节很具体的很大的放大到你的眼前。所以我需要更多的东西。好像我给到90%可能,如果是在电影的话,你可能感受到的是100%,或者是80%,然后到电视剧里面你可能感受到的是50%,但是在话剧里,我可能只是感受到30%,它是一个媒介,表达的形式不一样,所以你接收到的,观众接收到的东西也不一样。但是对于演员来说,它又有另外一种好处,就是我可以特别酣暢淋漓,我可以从头一直演到尾,不会有导演在我前面喊卡,我可以感受整个时空是聚涌在一起的,它不是像我们再去演电影或者电视剧的时候,我们感受的是一个破碎的时空。

  那些破碎对于演员本身来说,实际上是伤的。但是在舞台上面,我感受到是一个完整的情绪,我可以从头一直流畅,东西不一样。

  说生活:隐藏技能是"怼人" 景甜是特别单纯的小女孩

  凤凰网娱乐:后来拍《大唐荣耀》也是女将军的角色,前段时间你过生日,景甜在微博祝万老板生日快乐,这个绰号是怎么来的?

  万茜:粉丝叫起来的吧,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怎么来的,我能够追溯到的大概是因为在很久以前唱戏的都是叫老板嘛,然后听起来又比较霸气一点,所以他们就叫了。

  凤凰网娱乐:和景甜在拍完《大唐荣耀》之后你们变成很熟的朋友了吗?

  万茜:还不错,因为景甜这小姑娘还蛮可爱的。我觉得她真的就是个小女孩,很单纯。

  凤凰网娱乐:之前你在知乎上有一个回答很火,说当时名气没有那么大,反而可以过一种上班族的日子,现在越来越红,生活上有变化吗?

  万茜:我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变化,我现在仍然走在街上,我也不化妆,也没什么人能够认出我来,好像很正常,我仍然过着上班族的日子。而且会认得我的人,都不太会知道我会叫什么,顶多知道我演过哪个戏,我觉得还蛮好的。

  凤凰网娱乐:你会画画,会修手机,还有没有什么我们不为人知的技能?

  万茜:怼人,对熟的人不太会留面子,想怼就怼出去了,应该没有伤到吧。

  凤凰网娱乐:最近在看什么书?

  万茜:它中文名叫《那些古怪又让人忧心的问题》,这是最近在看的。比如说牛排最多高的地方掉出来,能够正好会被烤熟啊,哭多了会不会脱水啊,就等等,很奇怪的那些,但是我们小时候可能会想到的一些问题,但它会给你一个特别特别科学的一个答案给你。反正脑洞开得挺大的,还挺有意思的。

  凤凰网娱乐:之前你有吐槽说,横店这么热,要不是因为穷,谁会去横店拍戏啊,为什么还是坚持做"横漂"?

  万茜:还是穷吧(笑)。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