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印度仿制药?国内原创药上市倒逼进口药降价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17 19:50

告别印度仿制药?国内原创药上市倒逼进口药降价

2018-07-18 17:43来源:中国经济周刊卫生医疗健康/电商/IPO

原标题:告别印度仿制药?国内原创药上市倒逼进口药降价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张燕|北京报道

责编:陈惟杉

印度新德里药店中出售的仿制药 (视觉中国)

5年前曾轰动一时的“陆勇代购案”又被热议。如今的陆勇已经不再从事代购,但远赴印度买药的人仍然络绎不绝。

>> 从事代购的不只是陆勇

陆勇是江苏一家外贸公司的老板,被查出患有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后,难以负担售价高昂的进口药物,在得知低价印度仿制药后,他走上了海外购药的道路。随着跨境购买仿制药次数增多,陆勇在解决自己困境的同时,还为上千名患有同样疾病的病友代购药品。

陆勇在印度购买的仿制药被称为“印度格列卫”,药物名称是伊马替尼,由瑞士诺华公司在1992年研制成功,是世界上首个分子靶向治疗药物。2001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以3个月的审批速度批准伊马替尼以“格列卫”的名字问世。2002年其进入中国市场。格列卫近几年年销售业绩均达到数十亿美元,而且增长迅速,目前年销售额已经超50亿美元,并已在包括中国在内的近40个国家申请了专利。

过去十几年里,格列卫在中国的售价为2.35万元/盒,每位患者每月需要服用两盒,一年的用药费用就高达60万元。而印度生产的格列卫仿制药每盒只需300~400元,巨大的价格差异让众多患者选择跨出国门,到印度购买仿制药。

“在新德里的几家大药房里,每天都会有来买药的中国人,有病人和家属,也有专门做代购生意的中介,有些销售人员都会说简单的汉语。”已经在印度从事五六年代购生意的李涯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据他介绍,除了在药房拿货的“散客”,部分药企还有中国区代理,直接从药企那里拿货发往中国,有些药房甚至在微信上做起了邮寄的生意。

李涯是一家国企驻印度分公司的员工,来印度不久后,国内亲戚开始托他从印度捎药回国,一开始是一瓶两瓶,随着亲戚介绍的病友越来越多,李涯代购的量已经达到了每周上百瓶。

在李涯的QQ代购群分享文件里,有各种癌症药物的图片、中文名字、药品简介和国内外价格对比,除了大量的印度仿制药,还有一些尚未在国内上市的原研药。其中,被标红的价格对比格外引人注目,一些在国内数千元甚至上万元的药物,印度的售价只有几百元。

李涯告诉记者,因为知道代购药品是“违法的生意”,他本人几乎从不带药物回国。室温储存的药品会通过快递方式运回国,至于需要恒温冷藏储存的注射类药物,由于担心自购的保温箱达不到冷链运输的要求,他从来不接这样的生意。

对于原创药尤其是抗癌药价格昂贵的问题,我国一直在推进其价格下调。2017年7月,人社部公布了36种药品价格谈判结果,与2016年平均零售价相比,此次谈判药品的平均降幅达到44%,最高达到70%,大部分进口药品谈判后的支付标准低于周边国际市场价格。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在答记者问时明确表示,对群众、患者急需的抗癌药品,进口税率要力争降到“零税率”。自今年5月1日起,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至零,我国实际进口的全部抗癌药实现零关税,较大幅度降低抗癌药生产、进口环节增值税税负。

记者了解到,2017年医保药品准入谈判,赫赛汀、美罗华、万珂等15个疗效确切但价格较为昂贵的癌症治疗药品被纳入专项招标采购,平均降价幅度达到44%。部分药品在经过报销后甚至比印度仿制药还要便宜,如治疗乳腺癌的药品赫赛汀。

>> 代购药便宜,但也有安全风险

与原创性的新药相比,仿制药是指仿造原研药的专利技术,生产出来的与原创药成分、疗效一致的药品,严格意义上并不是假药。但据承办陆勇案的湖南省沅江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罗剑接受记者采访时的介绍,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只要没有通过药监部门的审核,就算是真药,也会当假药处理。

价格是国内患者选择印度仿制药的主要原因。关于原研药是否定价过高曾引发多次讨论。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原研药研发周期漫长,投入巨大,且专利保护期有限,因此企业在定价的时候,为保证收回成本并有资金投入下一期的研究中,定价相比一般药品要高。

根据《与贸易相关的知识产权协定》中的要求,所有签约国对药品专利进行为期20年的保护,以维护原研药企的权利。中国、印度都在该份协定上签字。后在印度等国的呼吁下,TRIPS协议增加弹性条款,对最不发达国家实施专利保护设置了实施过渡期,并增加了强制许可制度。所谓强制许可制度指在一定情况下,国家依法授权第三人未经专利权人的许可使其他药企生产与原研药在剂量、安全性和效力等方面相同的仿制品,同时,许可人需要向专利权人支付一定费用。

2012年,针对拜耳公司对印度本国企业Natco仿制拜耳生产的肾癌及肝癌靶向治疗药物一事,印度知识产权办公室对Natco签发了强制许可,理由为“药品价格太贵,普通民众难以承受”。该原研药物在印度售价为每月5690美元,仿制药品仅为每月178美元,而Natco则向拜耳支付6%的销售提成。

记者了解到,2005年,中国就颁布了《涉及公共健康问题的专利实施强制许可办法》,在专利法中也有关于专利的强制许可实施细则,但是至今国内尚没有关于强制专利许可的申请。

印度一直以来都是国内海外代购药品的第一选择,在市面上最受欢迎的药物,不仅有格列卫,还有奥希替尼、玛法兰、索拉非尼、吉拉提尼等多种分子靶向抗癌药。巨大的价格差异和快速的仿制速度让印度不仅成为中国最大的仿制药来源地之一,也成为全球著名的“仿制药房”。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全球20%的仿制药生产自印度,出口到200多个国家,疫苗和生物制药产品出口到150个国家。美国市场上近40%的仿制药品来自印度。

尽管已经成为仿制药大国,但并不意味着在印度购买的仿制药就一定没有问题。在采访中,有患者称,通过网上代购回来的药品偶尔也会出现不靠谱的情况,“遇到药盒印刷模糊、药品颜色不一致的情况一定是遇上了假药。”“还有一种情况最难提防,就是代购往往会推荐给你另外一个牌子的同类药品,说是新仿制的,价格更便宜药效更好”,据患者介绍,由于仿制药产业在印度十分发达,除了Mylan、Natco等大药厂生产仿制药,也会出现一些小型仿制药生产企业,以更低的价格抢占市场。虽然都是统一的成分,但是有效比例的不一致也会影响疗效,多数患者没有办法也没有条件对买回来的药品进行成分检测,到底有没有效只能靠患者之间口碑相传。

在代购群中记者发现,格列卫的印度仿制药仍然是最受欢迎的药品之一。

据记者了解,2013年瑞士诺华公司对格列卫申请的专利保护期到期,国内有3家药企第一时间拿到了生产批文,并很快推出了仿制药品。其中,江苏豪森药业推出的昕维通过了一致性评价,目前这款药的市面价格为2000元左右,加入医保目录后,医保患者的自付部分为600元。代购一瓶印度仿制药的价格是300元药费+150元邮费=450元,相差并不大。

选择印度仿制药的患者们对国产仿制药仍然有所顾虑,他们担心的是国内仿制药品的技术是否能达到真正一致。“格列卫是贝塔晶体,而国产仿制药是阿尔法晶体,贝塔晶体的专利还没到期”“印度做仿制药都十几年了,国内的才生产了4年,你说谁靠谱”……在代购群里,选择印度仿制药的患者们执着地相信印度仿制药的品质要更好一些。

国产仿制药品质量差在业内并不是什么秘密。2016年3月发布的《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意见》,要求对已上市仿制药,按与原研药品质量和疗效一致的原则,分期分批进行质量一致性评价。不过,国家药品审评中心(CDE)数据显示,目前仅有98个品种参与一致性评价,通过者仅有30个,第一批需要进行一致性评价的289个品种中大部分尚未参与。

北京鼎臣咨询创始人史立臣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有着庞大的仿制药需求市场,然而国产仿制药竞争力不高,这是我国医药行业长期处于相对封闭环境造成的。

>> 原创药审批提速

对于国内患者来说,海外购药除了出于价格上的考虑,不少人是因为病情发展已经等不及海外创新药在国内审批上市。

以阿斯利康公司生产的奥希替尼(泰瑞沙)为例,因为可以有效抑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对其他抗癌药产生的耐药性,被称为肺癌晚期患者的“续命神药”。2015年泰瑞沙在美国上市,2017年随之在中国被批准上市。但对于平均生存期仅为6个月的肺癌晚期患者来说,两年时间里,很多患者在苦等国内上市审批无果后,转而向海外市场购置药品。

家住河南平顶山的曹瑞(化名)曾是一名丙肝患者,这种由丙型肝炎病毒感染引起的病毒性肝炎如果不及时用药物控制,很容易转化为肝硬化甚至肝癌。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吉利德公司开发的药品索非布韦去年在国内上市前,国内主流的治疗办法是注射干扰素和服用利巴韦林,干扰素需要每隔一天注射一次,价格从上百元到上千元不等,对于普通家庭来说,这无疑是一笔天价支出。

曹瑞回忆说,当时被称作吉一代的索非布韦已经在美国上市,医生告诉他,由于该药品在国内还处在试验阶段,建议他找人从香港买高价的原研药,或者从印度代购仿制药。曹瑞介绍,当时从印度购买索非布韦仿制药的价格大概为每瓶2000元,而索非布韦在国内上市时的价格接近20000元一瓶。

长期以来,全球生物制药产业界“欧美为先”的新药开发模式,使得在欧美上市多年的“重磅新药”进入中国市场的比例大致只有30%,而且平均也要滞后6~8年。近年来,全球新药在国内的上市速度已经加快。2017年10月,《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发布,优化药品上市申请、缩短临床试验审批的意见陆续出台,包括九价宫颈癌疫苗、丙肝特效药索非布韦等陆续在中国上市。今年2月,原食药监总局公布的相关意见明确规定,未在中国境内外上市销售或转移到中国境内生产的创新药注册申请将优先获得审评审批。

7月6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接受药品境外临床试验数据的技术指导原则》,也就是说,在新药的审批过程中,境外的临床数据也可以用作注册和申请,原研药、进口药进入国内的时间会大幅缩短。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化妆品注册司司长王立丰表示,接受境外临床数据不仅有利于国外企业,也有利于国内创新药企业走出去。

>> 国内原创药上市倒逼进口药降价

即使国内新药审批时间已经有了明显改善,但是如果这些药物能够直接在国内研发、生产,对于国内的患者来说,能真正减短等待的时间。北京鼎臣咨询创始人史立臣认为,一方面要加强国内药企做原研药的创新能力,另一方面要鼓励跨国药企本土研发。

“跨国药企大部分进入中国市场已经几十年了,但是要真正做到本土研发仍然有一定难度。”一家曾经在跨国药企工作过的人士告诉记者,2005年以来,包括罗氏、GSK 、赛诺菲亚等跨国药企都在中国建立了自己的研发中心,10多年过去了,多家药企的研发中心已经被总部裁撤。

“药物研发是一项需要大量投入的工作,除了创新能力,经验积累也很重要,本土人才在这方面仍然有一定欠缺,很难有真正令人眼前一亮的成果,大部分研究都是跟在总部后面打转,成果很难让总部满意。”前述人士表示,跨国药企出于商业竞争和知识产权等考虑,很难把核心技术带到中国来研发,这是其中国的研发中心被裁撤的重要原因。

不过与此同时,因为资本的看好,国内新药研发进步巨大,尤其是在原研药这样一个需要长期、大力度投入的项目上。近年来百济神州、再鼎医药等新锐生物医药公司上市,也给国内新药研发增加了动力。

2017年出台的新版医保目录中,首次将国产创新药纳入。“新药研发成功后只有让百姓享受到科技创新带来的实惠,才能实现创新的价值。”贝达药业董事长丁列明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2011年,贝达药业自主研发的国家埃克替尼(凯美纳)获得新药证书和生产批文并开始上市销售,这是我国第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小分子靶向抗癌药,一举打破了肺癌靶向治疗长期被进口药垄断的局面。此前国际上针对非小细胞肺癌主要使用的靶向抗癌药是阿斯利康生产的吉非替尼(易瑞沙)和罗氏生产的厄洛替尼(特罗凯),在凯美纳上市前,使用这两种药物每个月需要的费用16500元和19800,而凯美纳每个月的费用是11800,比进口药便宜30%-50%。

凯美纳的上市还倒逼了国外药企调整在国内的药品售价。2013年凯美纳以最优性价比在谈判中胜出,被独家列入浙江省基本医疗保险支付目录。凯美纳的表现迫使外资同类品种在价格上作出了让步。2015年阿斯利康制药公司的产品易瑞沙终于愿意在浙江大幅让利才得以进入浙江省的大病报销目录。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在国家开启药品价格谈判后,三家药品都进行了不同比例的降价,降价幅度达到50%。目前特罗凯、易瑞沙以及凯美纳每个月所需的费用分别是5467、7299和5596元。

凯美纳作为自主创新药于2017年首批进入国家医保目录。丁列明表示,目前医院在使用环节还要对药品进行药占比考核,使得很多药品虽然进医院了,但是患者在医院买不到。他建议,随着医改的继续深化,希望打通创新药市场准入的“最后一公里”,完善创新药市场准入的配套政策。如将药占比不分创新和仿制的粗放型管理,改为创新药和仿制药分设不同比例的科学化管理和向创新驱动引导的精细化管理;鼓励医院优先使用疗效与进口药相当或更优的国产创新药,打破政策壁垒,让自主创新的医药成果惠及更多百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