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CBA竞标公共信号制作伙伴 重演中超盛况?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2-03 01:54

  本文作者:付政浩

  体育大生意记者 

  转眼间,2017-18赛季的CBA联赛已经十轮战罢。不过CBA版权开发工作不仅没有告一段落,反而有了新的规划。据体育大生意记者多方核证,CBA公司有意对CBA公共信号制作权进行重新竞标。

  在本赛季开始前,几乎所有的商务开发工作都重新进行了谈判签约,唯有CBA公共信号制作权益,为了确保能尽快兜售版权,所以选择了直接延续与已经和CBA合作超过5年的鸿瑞新枫合作。不过,如今在商务开发工作步入正轨后,CBA公司董事会高层近期作出决议,将针对CBA公共信号制作权进行邀约性竞标谈判,从而引入一家公共信号制作伙伴来加大对版权的开发力度。据体育大生意记者反复核证,目前获得CBA公司邀约的是体奥动力、中视体育和鸿瑞新枫这三家。三家将于12月11日在京接受CBA战略委员会的评审。而CBA战略委员会非常有望当天就决出CBA公共信号制作合作伙伴花落谁家。从某种意义上,这场竞标有望复制2015年中超5年80亿天价竞标的激烈场景,但可以断言的是,这次的价格绝对不会这么夸张。

  ▼CBA将通过邀约性谈判遴选出CBA公共信号制作伙伴

  众所周知,CBA公司自2017年6月底实体化后决心独立进行赞助招商和版权开发。 不过鉴于留出的商务谈判周期较短(仅有不到四个月时间),CBA的新媒体版权直到新赛季开始前才完成“压哨签约”。如大家所知,经过反复谈判,新赛季拥有CBA直播权的除了央视为首的19家电视台外,新媒体方面则是腾讯体育、中国体育直播TV这两家。当然和CCTV-5体育频道一起捆绑签约的CCTV-5新闻客户端每轮也可以播出两场比赛,但因为是捆绑签约,所以其版权费用远不足以与腾讯体育、直播TV相提并论。

  至于CBA赛事的公共信号制作,为了尽快启动版权售卖工作,本赛季则顺延此前的合作,继续由鸿瑞新枫负责。一谈到公共信号制作,很多人就会表示对这一工种不甚了解。简而言之,目前CBA版权售卖的流程可以粗略分为两阶段:第一阶段,由鸿瑞新枫负责赛事的公共信号制作,在完成CBA赛事的公共信号制作后才可以提供给所有播出平台来播出;第二阶段,才是由CBA公司商务部门来向各个平台分销版权,而各个平台在播出时使用的赛事信号基本都是由鸿瑞新枫制作的。

  ▼2017-2018赛季的CBA电视机转播制作会议于10月11日在京召开,鸿瑞新枫主导了这一会议

  此前,CBA公司商务部总经理蒋健曾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新媒体版权购买方每家每年的购买费用至少上亿元,此外他还在媒体通气会上坦言,很可能在新赛季中期的某个时段还会再签约一家新媒体。据了解,PP体育和爱奇艺本来是这最后一席的强有力竞争者,此外,上海男篮的冠名赞助商bilibili(俗称“B站”)也有意凭借一个特例条款来购买上海队主客场的媒体版权,但因为种种原因,截止到目前,这些潜在的意向方并未真正签约。

  客观来说,由于体育版权市场在2014-2016年的这段时间过热,导致中国篮球界对CBA版权售价的预期也随之暴增。在这一时期,尤以体奥动力以5年80亿元成为中超电视公共信号制作及版权合作伙伴最为轰动,此后体奥动力以2年27亿元的价格将中超的独家网络版权授予乐视体育,这更进一步刷新了世人对体育版权的想象力。

  曾经一度,包括CBA各队老板在内的很多业内人士都认为,参照中超的5年80亿元,CBA的公共信号制作及赛事版权也可以卖到5年60亿元的规模。比如在新三板挂牌的龙狮篮球就在其招股书中明确对CBA版权的升值空间给予颇高的期望:“由于中国篮协与盈方中国关于CBA商务开发的协议已于今年(2017年)3月31日到期,CBA联赛的版权价值将得以重新评估,这势必会大幅提升各支俱乐部的联赛经费和其他收入。”

  但遍观古今中外,其实体育产业向来都不产生快钱,体育IP的升值需要的是长期积淀。如大家所见,大手笔囤积版权的乐视体育因为无法迅速变现,很快就遭遇资金链紧张的危机,只能在版权合同方面大面积违约,2年27亿元的中超更是只履约了一年就匆匆解约。而与中超签下5年80亿元天价合约的体奥动力也从2017年年初开始与中超公司沟通,希望修改合同,坊间传闻,体奥动力希望将合同从5年80亿改为10年80亿元,其版权售卖压力也由此可见一斑。所以,随着体育资本市场突然遇冷,CBA版权总收入注定达不到2016年年初预计的5年40亿到60亿元的乐观预期。而CBA公司也从一开始就强调要从联赛的长远发展角度来考虑问题,并坚决打定主意不卖独家,这无疑符合CBA的长期利益。

  CBA公司董事会高层近期决议通过竞标引入CBA公共信号制作权合作伙伴,由该合作伙伴来制作公共信号,但据体育大生意判断,与中超不同的是,该合作伙伴只从事CBA赛事的公共信号制作,应该不会参与CBA版权分销,CBA版权仍是由CBA公司独立销售。至于中超公司的5年80亿天价合同,则是针对2016-2020年的中超公共信号制作和版权分销权益进行招标,当时体奥动力、中视体育、五星体育、广东卫视等四家单位获得竞标资格,他们分别出价80亿、40亿、43亿、17.5亿,如你所知,出价最高的体奥动力就此成为“2016-2020年中超电视公共信号制作及版权合作伙伴”。按照合同约定,自2016赛季开始至2020年五年内,体奥动力将需要分别支付10亿、10亿、15亿、20亿、25亿的版权费。虽然中超版权的售卖工作目前略显尴尬,但一些CBA球队老板还是对中超能卖出80亿元的天价十分羡慕。

  ▼2015年,体奥动力曾以5年80亿元的天价成为中超的公共信号制作制作及版权合作伙伴

  如今,CBA公司也决定重新遴选公共信号制作伙伴。11月中旬,经CBA公司董事长姚明发提议,CBA公司战略委员会将重新遴选公共信号制作合作伙伴,最终进入邀约性谈判的公司共有三家,他们分别是体奥动力、中视体育和鸿瑞新枫,而这三家都与CBA渊源颇深。

  在这其中,体奥动力董事长李义东曾在中广网任职,而中广网从2001年起就一直负责CBA联赛的公共信号制作,李义东正是该项目的具体负责人并因此长期担任CBA联赛委员会委员,此后中广网变更为华奥星空,一直负责CBA公共信号制作直到2012年。而从2012年开始,以BOB(北京奥运会转播公司)骨干力量为班底的鸿瑞新枫开始接手CBA公共信号制作,并一直持续到本赛季。至于中视体育,其长期依托CCTV-5体育频道的强大资源,而CCTV-5体育频道则是CBA自诞生以来最重要的播出平台。这些年下来,CCTV-5在转播CBA时会坚持由自己直接制作赛事信号,所以其在CBA公共信号制作方面的经验同样十分丰富。

  客观来说,鸿瑞新枫与CBA合作多年,其工作人员又基本都是当年北京奥运会时期的BOB(北京奥运会转播公司)的核心骨干,整体实力令人信服,但也有不愿具名的人士透露,其对体奥动力最终胜出持有信心。一旦体奥动力胜出,其有可能从下个赛季开始接管CBA公共信号制作权,而据知情人透露,其中标后有可能会要求参与版权分销。目前,腾讯体育、直播TV与CBA的版权合约均为三年,而央视与CBA的合约则长达十年,但版权分销仍存在一定的空间。比如,体奥动力与PP体育均与苏宁渊源颇深,未来若体奥动力真的胜出,PP体育也许有机会为CBA版权掷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版权合约。

  虽然CBA公司的评审会要到12月11日才正式召开,并且客观来看CBA与鸿瑞新枫继续合作也称得上是顺理成章,但无论如何,若体奥动力真能胜出,那么其将一举集CBA、中超两大中国顶级IP的公共信号制作权于一身,这对体奥动力奠定其行业地位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在2016年5月,体奥动力董事长李义东曾公开宣称CBA版权每年的价格应该能达到每年13亿元左右,但这个估值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来看,恐怕都过于乐观了。而对于CBA公司而言,他们愿意和中超一起把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吗?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